首页 1.96黄金皓月

婚姻也许就是一场戏,三个女人一台戏还是两个

2018-05-14 本文已影响 145人  未知

婚姻也许就是一场戏,三个女人一台戏还是两个

当太阳升起的时侯,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,头很痛,身子也很难受,我唤着银杏的名字,然后说让给我弄点水。

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声音,窗帘拉着,淡蓝色的窗帘在太阳下显得房间更加整洁,我又下意识的用手抚了一下旁边,床铺上温度如常,难道银杏掉床底下了不成,我翻转身子顺手去摸,没有银杏。

我赶紧翻身坐了起来,又朝着厨间唤了一声,什么也没有,就连银杏的味道我也闻不到了。

我的意念里出现了诀别两个字,我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种结果是必然的,我也早就想好了,大家平平淡淡的分开,谁也不欠谁,这多好呀!

突然,我发现床边留着一张纸条,我拿到了手心里,没敢看,我能猜出其中的内容,肯定是亲爱的可欣哥!原谅我不能跟你在一起,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,我真想一下子将纸条撕了,说真得,我的心里舍不得这个女人,然而,然而,我本想看,但我没有看,我是嘶心裂肺的怒吼了一声,我的私愤与这张纸条变成了粉碎的纸屑,然后飘在空中,任由散落。

我慢慢的起了床,将房间里收拾了一下,又将地板洒扫干净,那些纸片被我倒进了垃圾筒。这个租房不准备退,我要在这里等待一段时间,听说还有机会,我要等到下一次失败的时侯再离开。

“嘟嘟!”手机响了,我甩了一下袖子,刻意的摆了一下造型。我想,手机肯定是我爸爸妈妈教训我的,他们要我随便选择一个工作,别死犟着,我想好了各种措辞,一把将床边的手机拿到手心,没有看号码,轻轻的一滑,手机立即接通了。

“爸,妈,请你们支持我,请你们相信我,如果进不了上研集团,我宁可回家卖红薯,我朱可欣丢不起这个人。”我的意志很坚决,没有思量的地,因为我有进上研集团的资质。

“可欣哥!我知道你不会放弃,我支持你,我永远支持你,我会一辈子等你,我会永远的跟你在一起,我不会放弃,除非你不要我。”这竟然不是爸妈的声音,而是银杏的声音,她的节奏很快,但每一字一句都刻到了我的心里,银杏竟然没有因为工作的问题放弃我们的爱情,而昨天晚上我竟然一直怀疑着这个女人,我的泪滚了下来,我的身子瘫到了床边。

“银,银杏!”我激动到了极点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,银杏的承诺远比工作更重要,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呀!我握着手机没有说出一句话。

“可欣哥!我在车上,我的这个号码永远不变,我等你一辈子。”银杏签+约的福顺集团没有在江海市,而在离江海很远的天津市,去福顺集团得坐火车,听说得有十来个小时。

“嗯!嗯!”我不能自语,嘴角处一直挤着这个字。

挂了银杏的电话,我立即将那个散碎的纸条拿到了手里,又特别细心的拼凑了起来:“亲爱的,醒了给我打电话,我不想惊扰你的梦。有惊喜哟!”我吻着这个纸片,我的心不停的跳动着,太兴奋了,太令人感动了。

我扑进灶间,菜与粥已经弄好,我幸福的吃着饭菜,我的结局没有像小说里那样,我朱可欣的人生也不会就此黯淡下去。

毕业后的两三个月里,我们一直电话联系,偶尔银杏也会回到租地跟我话一下福顺里的情况,她没再劝我去福顺集团,而是鼓励支持我进上研集团。银杏说要给我钱,我一分也没有用,我朱可欣是男人,我不会花一个女人的钱,银杏看我犟也就没再给我钱。

然而,我爸妈断了我的经济支持,我不得不离开租住的房间,回到家乡北山乡桃源村,手机在这里成了盲区,为了给银杏打电话,我得跑到几十公里处的县城,我与银杏的联系次数少了许多,我心情低沉,说不了两句就跟银杏闹。

十二月份的时侯,我得到了确信,上研集团已经进了最后一个软件开发的人员,我痛苦的摔了手机,发誓要在桃源村混一辈子。

回到村子里,在我断绝与外界联系的时侯,我的可爱的银杏以信件的方式安慰我,鼓励我,并继续用爱情的承诺支持我,然而当有一天,银杏的绝情信送到我的家里的时侯,我的最后一丝的温情被信割断,爱情成了泡影,我发疯似的决定不再连累这个女人,我要看对象,我要结婚,我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。

本文来自小说《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


传递幸福
下一篇 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